奇書小說網 全知全能者 第164章 壁里青燈乍有無

全知全能者 第164章 壁里青燈乍有無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百度搜索【奇書小說網】www.posisr.live,移動版m.qibookw.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盤。

    兩盤。

    三盤。

    一三得三,三三進九。

    不知道甘從式是不是領悟了數字中至高無上的“九”的奧義,今天只是玩了九盤,就主動推開棋盤,然后吹胡子瞪眼,“哼,不下了!老夫靜修去也!”

    然后人是氣呼呼地,動作卻小心著,把棋子整理好,帶著棋盤棋子,去靜室了。

    也不用作什么戰績匯報,只看他的這樣子,就自然知道今天雙方的勝負如何。

    甘從式是聰明的。

    地階以上就沒有笨蛋。

    而且那“聰明”,甚至都可以上升到“智慧”的程度。

    至少,沾著智慧的邊。

    但在象棋上,目前而言,雙方的段位相差實在是太大太大了。

    甘從式想贏的話,他不僅僅要勝過一位大宗兼大宗師,更要勝過華夏文明傳承中很多很多的“封閉、有限小區域,兩方作戰方略。”

    簡單來說,就是那些孫子兵法、三十六計等等等等。

    許廣陵都不需要發揮他在象棋上的真正實力,只是把那些作戰方略拿出來模擬,就足夠甘從式受的了。

    所以甘從式的抗爭之路,將注定是曲折而漫長。

    回到靜修室的甘從式,那氣呼呼的神情早已不見,這個時候的他,才符合一個地階老者的形象。

    整個人站在那里,只是側首無意識地望著墻壁,就恍如一幅耐人尋味的畫。

    澄靜如水,穩重如山。

    但他那如靜水一般的眸子里,又分明展現著欣喜。

    這自然是身體現在的感受所帶來。

    以前,甘從式是知道自己大限將至的,可能是十年,也可能是二十年,總之不會太久。

    哪怕一個普通人,也是能非常明確地感受到自己的衰老的,那是一種從骨子里透出的力不從心。

    而作為修者且是地階層次的修者,甘從式的感受只會更明顯。

    但那是以前。

    現在,不一樣了!

    一種無法形容的生機,在體內沛然流動著。

    前些天在靜室中,感受到這一點并再三確認之后,甘從式甚至是淚流滿面的。

    感動。

    既感動于小陵子的如此相待,也感動于造化。

    甘從式感受著體內氣血的變化,細致且入微地感受著,竟是在修行方面,體會到了一種以前從來沒有體會過的氣象。

    就好像以前一直都在泥淖里行走,連頭都被埋在泥淖里,有種隱隱的透不過氣來,卻又不至于窒息。

    只是難受。

    而當天長日久,也就習慣了那種難受,并在心氣上,接受這么一種令人很難真正振作起來的低沉。

    現在,他仍然是在泥淖中行走。

    但是,頭抬起來了。

    他能清清楚楚地看到周邊的景色,藍的天,綠的樹,黃褐的土,淺青的水。

    就連仍然存在著的陷身的泥淖,都仿佛變得清新且可愛起來。

    而且,骨子里的那種力不從心,被一掃而空,現在,他只想在這泥淖中大踏步地朝前走,走到甘家祖祖輩輩都未曾走到過的地方。

    甘從式,沖呀!

    許廣陵躺在床上。

    不像之前十年的那么孤單,現在,他終于是有個人可以對話了。

    雖然小天這家伙稱不上“人”。

    “小天,你的新世界大禮包還有哪些?”許廣陵問道,“不會就這么一點吧?”

    “這么一點”當然是夸張的說法。

    比實際縮小了千萬倍。

    一份世界指引,一份修行進度指引,再加一個青帝化靈訣所帶來的生機靈液,這三者加在一起的價值,許廣陵估摸著,要是讓那位去過青水城的圣人知道,大抵會立馬兩眼通紅開始暴走的。

    “當然不止。”鑒天鏡沒有計較許廣陵的虛偽說詞,“還有一個就是你現在最需要的。”

    “嗯?”許廣陵還真的有點疑惑了,“我最需要什么?”

    “擴大樣本。”鑒天鏡道。

    一番溝通,許廣陵又驚又乍。

    只要是他所看見過的每一個人,然后修行位階在他之下,都有可能成為他的樣本!

    具體做法是他自己編織“夢境”,或者說根據他的想象鑒天鏡自行生出一份場景,然后鑒天鏡以入夢的方式,將這場景投射給選取人。

    就像前世初遇鑒天鏡時,許廣陵的做夢一樣。

    “還可以這么玩?只要是我見過的,看過一眼的都行?”

    “需要是在這個世界。”

    “牛,你牛!”許廣陵豎大拇指。

    許廣陵在意識中搜檢著。

    首先是莊家。

    其他人就算了,他在莊家的布局已經基本完成,并不需要再牽涉更多人,許廣陵主要想到的是他這一世的父親母親。

    父親吊兒郎當,性子還沒定下來,修行一直是在那晃當著。

    就算把他選為樣本,多半也沒什么用,反而這件事暴露出去的可能性很大。

    母親的話,因為身為普通人,并沒有接觸修行,一旦修行的話變化會很大,向外人講不清說不明。別人都不說,只莊志清那一關就過不去。

    所以父母這邊,還要擱擱,反正也不急。

    莊家就算了。

    青水城也算了,正所謂“兔子不吃窩邊草”。

    之前來的一路上,見過的那些人也就算了,無緣無故的,沒有必要把人家拉進來。

    思緒略為打轉了一會,許廣陵還是把目標放在了郡城。

    許同輝也算了,并不需要以夢境投射的方式教導他什么東西,有需要的話,直接當面傳授就可以了。

    田浩……

    唔,老實說,這個世界的飲食結構和前世相差很大,水平更是參差不齊,只靠田浩自行鉆研的話,估計幾十年過去,也未必能達到他的初始要求。

    最主要的是,田浩的底子還是太薄了一點,除了“修行之心”,其它好像一無所有。

    所以,得給他準備一份大廚教程?

    《從零起步,教你如何成為大廚》

    略一思忖,許廣陵便覺得,行!

    小小地開一下掛,讓其比原計劃早一步地走上修行之路,也沒什么不可以的。

    而想到田浩,一份有所關連的計劃便直接在許廣陵的意識中滋生。

    那么,就這樣好了。

    這算是一個新的實驗,一開始,也就選擇那么一兩個人就行,不必太擴大范圍。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广西福彩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