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小說網 儒武爭鋒 第兩千四百五十二節:他也配?

儒武爭鋒 第兩千四百五十二節:他也配?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百度搜索【奇書小說網】www.posisr.live,移動版m.qibookw.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卻說秦楓與燕芷虎分別,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官邸。

    沒錯,就是官邸,不是驛館。

    秦楓的人還沒有到神都星,這座位于禁城翠微西畔,極好位置的官邸就已經準備好了。

    婢女三十人,雜役二十人,護府禁軍十位,這就是萬古仙朝首輔,正一品的待遇。

    翠微湖是禁城唯一的一座大湖,在神都星也是風景絕美之地,翠微十景更是馳名整個萬古仙朝,甚至連聞道星的上清學宮讀書人,都已能夠到翠微湖賞景泛舟為樂事,幸事。

    翠微湖東畔是皇城,代表紫氣東來,降服四方。

    翠微湖南畔是李家宗親為代表的道家官員府邸,常有青煙裊裊,不是炊煙,是喜歡丹鼎的達官貴人在煉丹。

    翠微湖北畔,也就最接近禁城外城的方位,是軍部官邸所在。

    在當朝之前,萬古仙朝的武人地位最為低下,據說放在北畔也因為是讓這些武人幫著達官貴人和皇朝看家護院而已,可即便是這樣看家護院的看門狗資格,除非立下過大功,或者受封三品以上的將軍才有資格擁有一座官邸。

    至于其他幾處,非是軍部出身的官員,只要關系足夠硬,哪怕是神都星禁城品級最低的六品官,都可以擁有一座宅邸。

    武人地位之低下,即便到了納蘭女帝時期因為大將軍燕破軍獨得青睞的緣故有所提升,可也僅僅只是有所提升而已。

    等秦楓回到自己位于翠微湖西畔的府邸時,才發現居然已經有幾十輛馬車在府門口等候著了。

    關鍵是這些守在馬車身邊的仆役,并非都是五大三粗的武夫扈從,領頭幾人都是身穿儒服的修煉者,而且對付武夫扈從的態度極其傲慢惡劣。

    一看就是儒家官員們的管事。

    雖然做得也是武夫扈從的事情,可他們就是會覺得自己高人一等。

    秦楓微微一愣,似是沒有想到自己在萬古仙朝這么受歡迎。

    他再轉念一想。

    “非是為我,應是為了那一道圣人鈞旨來的。”

    也怪不得這些儒家官員屁顛屁顛要來見秦楓。

    一來怕是實在查不到秦楓化名“古月”的根腳。

    二來就是拳頭不打笑臉人,早早地來給秦楓這個未來的頂頭上司報個到,總不會錯的。

    秦楓穿過門前的時候,正聽到門外六七個讀書人模樣的管事都把目光朝自己投了過來。

    即便秦楓以神文“易”字訣轉換了容貌,但一身沙場征伐磨礪,與浩然書院浸透的氣質還在,一舉手一投足,龍驤虎步,卻又彬彬于禮。

    雖然已是深秋使節,秦楓走在湖畔紅葉之間,卻是如融入了這一方天地之中,給人以如沐春風之感,由不得這些同為讀書人的管事察覺到不凡,對他投來目光。

    幾名管事頓時湊在一塊,也不遮掩自己的話音,閑來無事討論起秦楓的來歷來了。

    “來游歷的上清學宮讀書人”

    又有人笑道:“上清學宮的讀書人,都是學宮里炙手可熱的人物,未來的國之棟梁,誰不是前呼后擁,哪里會有這種孑然一身的。依我看,估計是神都星附近學宮的學子。”

    有人沉吟道:“根骨資質倒還不錯,應該能入我家大人的法眼,他倒是正好一直缺個書童!”

    其他幾人頓時起哄道:“你且與他說說,就說要送他一場天大的福緣!”

    那有著絡腮胡須的管家禁不止被同僚這般攛掇,竟是徑直朝遠遠走來的秦楓迎面而來。

    他對著秦楓走來,不閃不避,開門見山道:“小子,我家大人正缺一名書童,我見你器宇不凡,便送你一場天大造化,你可愿隨我入府?”

    秦楓聽到這話,微微一愣,定睛看了那名管事一眼,只覺得好氣又好笑。

    他不禁問道:“你家大人是哪一位?”

    管事讀書人趾高氣昂地開口說道:“我家大人是萬古仙朝如今的吏部天官,尚書王義甫大人,我家大人權傾朝野,能夠成為他的書童,包你日后一個六部員外郎的位置跑不了,是你三輩子修來的福分!你可莫要身在福中不知福!”

    秦楓這一下是真的給氣笑了。

    六部尚書,吏部天官,天大福緣,當書童日后保你一個六部員外郎。

    這個吏部尚書王義甫真的是強勢在秦楓這個新任首輔面前刷了一大波存在感啊!

    秦楓不想記住他,都很難了。

    他算是知道為什么歷屆儒家首輔都很難做成事情,最后都要被國師李淳風排擠走,要么郁郁而終,要么半路身死了。

    首輔一方面要幫整個儒家的官員抵擋著來自其他流派的攻擊,另一方面,還要面臨儒家內部的人從背后捅刀子。

    收個書童就是天大福緣,隨口一句就是不知道多少普通官員升遷一輩子都達不到的六部員外郎之位。

    若不是之前有過類似的操作,秦楓絕對不會相信一個只是區區禮部尚書府管家的人,敢有這樣的膽子。

    縱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氣,何況是秦楓?

    秦楓冷笑道:“我記住了!”

    那名管家聽得莫名其妙,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你不愿意?”

    秦楓冷聲道:“他也配?!”

    管家模樣的讀書人頓時大怒:“豎子,膽敢口出狂言?”

    他一邊說著,一邊就大手徑直朝著秦楓的右肩抓去!

    右手乃是大部分學子的握筆之手,他竟是要直接擰斷秦楓的右胳膊。

    可是那一只殺機突發,迅捷抓出的大手眼看著即將碰到秦楓的肩頭,卻是以一個詭異的角度向下一墜。

    “咔嚓!”

    管家的右手已是從中間詭異折斷,一條斷臂只有筋肉相連,就這么垂直耷拉在了胳膊下面。

    管家頓時像殺豬一樣嚎叫起來:“你敢打我?兔崽子,你知道我家大人是誰,你還敢動手?大人碾死你,就像碾死一只臭蟲一樣簡單,你……”

    可他陡然意識到了什么!

    那一股折斷他手臂的大力不是從身前的青年儒生身上傳來的,而是——身后!

    只見一名已入小天人境的護府禁軍竟是一步跨出達到百步之外,一掌直接捏碎了那名管事的胳膊。

    管家登時大叫了起來:“你這粗鄙武夫,好大的膽子,你知道我是誰人府上?你好大的狗膽,你……”

    話還沒說完,這名吏部尚書的管家就再說不出話來了。

    護府禁軍朝著那名年輕儒生一拱手,沉聲道:“參見首輔大人!”

    首輔大人……

    首輔大人?

    “首——首輔大人?!”

    門口看熱鬧的所有人頓時一副吃瓜吃到自己頭上的驚悚模樣。

    這個年輕人就是即將上任的當朝首輔?

    當朝首輔,古月?!

    雖然他們的大人們都提起過這位古月,古首輔非常年輕,可是也不至于年輕到這種程度吧!

    面前這個年輕人看起來可能才二十歲不到啊!

    難道……是個返老還童的老怪物?

    那名管家登時兩腿兩軟,直接跪在了秦楓的面前,抬起自己那條還能動彈的左手,狠狠地刷著自己耳光:“小人有眼不識泰山,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大人不計……”

    可他才說了一句話,秦楓就把他的話給堵了回去。

    “嗯,我當然不會跟你計較,我得跟大人去計較才行。”

    秦楓從這跪在地上的管家面前徑直走過:“我得進去見見王義甫,看看他這位大人是何等的‘大義凜然’,才能教你出你這樣的小人來!”

    立在管家身后的護府禁軍沉聲道:“首輔大人,吏部尚書王義甫,侍郎許渾,禮部尚書裴風,侍郎魏冉,刑部尚書盧柏,侍郎陸晨,戶部尚書錢朵,侍郎寇封,還有工部尚書徐謙,還有兵部尚書石進都已在大廳等著拜訪大人了。”

    那名小天人境的禁軍,顯然是一名禁軍什長,老于這些官場上的人情世故,一口氣報出了這么多的官名與人名,竟是一口氣報出,不錯一字。

    秦楓點了點頭,禁軍什長開口道:“大人,您是先見哪一位,還是一個人都不見?”

    秦楓淡淡一笑,也不擺架子,與這名與他品階懸殊天壤之別的禁軍什長并肩而行,說道:“叫他們在客廳等我,還有……把這個管家綁上!”

    客廳之內,六部尚書與眾多官員都在焦急地等待著那位得到圣人鈞旨的新任首輔古月。

    六部尚書除了兵部尚書石進是神都星的學府,參加科舉入的朝堂,算是野路子,其他五部尚書全部都是上清學宮畢業的學子。

    六部侍郎之中,學宮畢業與科舉出來的官員,對半分。

    在眾多學宮官員當中,唯有吏部尚書王義甫資格最老,其他人便如眾星捧月一般,環繞在他的身邊,口口聲聲稱還是中年的王義甫為“王老”。

    王義甫也不覺得有什么不妥,坦然受之。

    畢竟在上任首輔被流放邊境之后,萬古仙朝上下的儒家勢力都以王義甫馬首是瞻,如果不是這位“王老”與國師李淳風的差距實在大到不能以道理計數,說不定他就要力排眾人提出向上清學宮求援的建議,準備把自己推到首輔的位置上去了。

    王義甫如沐春風,在眾人間侃侃而談,忽地就只見一襲白衣的青年儒生徐徐邁入門檻,在他身后還跟著兩人。

    一名禁軍還有一人被五花大綁,看起來像是某位大人府上的管事。

    他不說話了。

    這綁著的人,是他府上的管事!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广西福彩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