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小說網 我是至尊 第五百八十一章 目標,大海之中!

我是至尊 第五百八十一章 目標,大海之中!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百度搜索【奇書小說網】www.posisr.live,移動版m.qibookw.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

    另一邊,鳳皇持續追擊云揚,將云揚追得上天無路,下地無門。

    到最后,某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一頭扎進了海水里面。

    鳳皇倒是沒有猶疑,將云揚投身的那一片海域直接用涅槃天火蒸發,但是……卻又沒有什么具體發現,最終只能不甘心的返程了。

    可是回來的時候,一眼就看到那還沒有修復半點的極巨大缺口,只感覺腦袋轟的一下子炸了。

    “這是怎么回事!”

    鳳皇的咆哮聲,在這一刻響徹蒼穹。

    連妖族諸位皇者,幾萬年的相處下來,也是第一次見到鳳皇這么失態,發了這么大的脾氣!

    瞪著眼睛,幾乎一把就將鷹皇掐死了:“你……怎么回事?”

    鷹皇憋得手舞足蹈:“是東方浩然等……”

    “那你們還不快去搬山!”

    鳳皇的怒吼震撼天地:“你們四個就這么站在這里,當監工么?!!”

    鵬皇等在盛怒的鳳皇面前,也只能乖乖去干活,暫避鋒芒是正經。

    “需要幾天時間能補起來?”

    “最少……三天。”

    “放屁!”

    鳳皇暴怒:“最多兩天,補不起來,所有人都去死吧!”

    ……

    此時此刻,鳳皇的怒火幾乎要燃盡整片天地,恨不能將所有物事盡數付之一炬。

    這真不是他涵養不好,而是在這個節骨眼,這個時間點的選擇,實在是太他么的寸了!

    人族絕顛戰力這次的突襲太他么的犀利了,造成的破壞簡直是顛覆性的,足以影響到整個大勢!

    嚴格來說,四大主宰所形成的幾處缺口都位處關竅,修補不易,但以妖族妖力論,仍舊不是大問題,至多也就兩三天的光景就能修補起來。

    但問題的關鍵明顯不在于此,就算是妖族頂峰不遺余力的在兩天時間里補好這個缺口,可由這些缺口所流走的海水,又要怎么辦?

    那可絕對不是這兩天時間能夠重新收聚回來的。

    大海雖然號稱無窮無盡,但引流至此,豈是等閑,縱然海族強者如何盡力,以回溯之法將流出之海水導回,沒有二十天左右的時間……根本就難以彌補得回來。

    而滅世策的時間已定,就在二十天之后。

    這個時間,乃是定死的,決計無法更改。

    妖皇親自祭告妖祖,聞達于九天之上,若是不能如期履行,誰來擔負來自妖祖的怒火呢!?

    “所有海族,所有龍族……所有海、妖兩族高層。”鳳皇怒火沖天:“各司其職,最大限度修復缺憾,運水的運水,行云布雨的抓緊行法,還有融化火山的部分……”

    “現在時間延誤不得,一絲一毫也耽誤不起……從即日起,妖魂祭奠,引動火山噴發!”

    “海族,將那些既定目標海底火山全都搬移到這邊來!盡速塞入這水道缺口,若是還有剩余,盡都運往血魂天險一邊!”

    “即日起,滅世策啟動前奏!”

    鳳皇由心底引爆的極端憤怒,令到他的行為近乎瘋狂了。

    只因為他清晰的認識到一個現實,現在態勢竟成丕變之勢,若是不極端應變,整個妖族與海族苦心造詣籌備的滅世策,盡還真的存在有夭折的可能性!

    而這個結果顯然是連鳳皇都無法承受之重責。

    ……

    另一邊,在狐皇城那邊。

    “咱們下一步該如何?”東方浩然看著云揚。四位主宰臉上還殘留著掩飾不住的笑意。

    這一次行動,為了穩妥起見,玄黃人族方面就只有四大主宰參與,其他的六位圣人級數強者,并沒有出手,僅止于留在后方接應,以策萬全,事實證明,接應還真就沒用上。

    而單就此役戰果而言,唯有三字——過癮啊!

    非但遏住滅世策頗見成效,還能親眼看到威震天下的玄黃云尊夾著尾巴狼狽逃走的衰尾德行,而且還要是被他自己搞出來的……四位主宰成就感大有加倍之感,倍覺暢快淋漓。

    “云兄弟。”西門翻覆一臉嚴肅:“下次再搞這么兇險的事兒,可千萬別帶著弟妹一起啊……真正的太懸了。作為前輩,過來人,我不得不說你幾句,你看看你搞得這叫什么事兒啊?”

    云揚一臉的瘋狂郁悶:這是我搞的事兒么?!你以為我想嗎?!

    “你啊,就是太年輕,太欠考慮!”東方浩然一臉的不滿:“你說說你,這叫什么?萬一弟妹如花似玉的臉上被……你說說你呀你呀……那可是終生遺憾啊。”

    一臉恨鐵不成鋼。

    云揚扯了扯嘴角。

    這幾個老東西,不僅拿我開涮,而且還在挑撥我們夫妻關系,我就不信了,事前你們知道涅槃天火霸道至斯,若是有一水覆火的機會你們會不用?!

    “你們倆可別上當啊,這幾個都不是好人……”云揚對計靈犀與上官靈秀道。

    但兩女卻是齊刷刷地怒目而視過來。

    很顯然,東方浩然充滿了關懷的聲音,讓他的挑撥頗見成效。

    “哼!你就是沒在意我們!”

    “哼!”

    “說不定就想著我們倆被毀容了,方便你再找一個!”

    “端的狼子野心,喪心病狂!”

    “你肯定有相好的了!”

    “你外面肯定有人了!”

    “男人有一個算一個,全都是大豬蹄子!”

    “我們還不知道你這花心鬼!”

    “滿肚子的花花心思!”

    “實在是太過分了,紅果果毫不掩飾的害人哪!”

    云揚一臉的冤屈。

    完全不知道兩女這些話是從何說起啊,那個男啊……

    東方浩然等見挑撥成功,心頭歡欣之意更深,卻還再有一句沒一句的煽風點火。

    “咳咳……弟妹息怒。其實呢……這也不是多大事……不至于不至于啊。”

    “就是,一點小事情而已啊……”

    “上次與云兄弟去喝花酒時我就知道云兄弟不是那種人……弟妹千萬息怒啊,為兄在此敢擔保云揚與那叫小荷花的青樓女子什么都沒有發生,半點關系都沒有啊……”

    云揚的鼻子都要氣歪了。

    有這么勸架的么?

    我就想問問有這么勸架的么?

    你們這么紅果果的害人,是想害死我嗎?!

    “看四位如此有閑情逸致,大抵是智珠在握,一切盡在掌握之中了……云某就是一個小鼻子小眼睛的小角色,年少識淺,難登大雅之堂,何足與四位主宰稱兄道弟,齊驅并駕。”

    云揚冷著臉,幽幽道:“玄黃人族應對妖族滅世策之事,全都交給四位了,四位老成持重,深謀遠慮,謀定后動,想必早已腹有良謀,云揚就不在此獻丑人前了。”

    擺明就是一副我不開心不高興,這就要撂挑子不干了的樣子。

    四大主宰登時齊齊傻眼,半晌東方浩然才道:“你這是作甚!?”

    “云揚自知年少識淺,有心無力,如此而已。”

    “那我們要怎么繼續?”

    “這得問你們啊,我唯一建議只有,可以考慮用嘴去打,你們的嘴把式很是犀利,天下罕有其匹,不用可是太浪費了!”

    “……”

    “不就是開個玩笑么?小小年紀的連個玩笑都開不起……”北宮琉璃撇著嘴。

    云揚翻翻白眼。

    你們知道個屁!

    現在計靈犀本就在千方百計的找我麻煩,你們的這個玩笑等于是將刀送到了她手里!

    哪怕她明知道那不過是無稽之談,但卻絕不會影響她借題發揮,用這個理由一遍遍鬧騰自己!

    “都是有老婆的人……你們還要這么做,良心都不會有愧么?你們幾萬年下來,就積累下這么點出息嗎?!”

    “哼!”

    云揚憤慨異常。

    鬧騰一番之后,云揚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坐下了,說不出力能真不出力么,繼續議事。

    他算是看明白了,這幫老貨,全都是欺軟怕硬的慫包,絕不能給他們好臉色。

    一旦給一點點……他們就能蹬著鼻子上臉。

    “接下來,我們是否還要繼續搞破壞?”

    東方浩然建言道。

    之前的行動很成功,以他為首的四個人因為心情大好而開了云揚的玩笑,現在后果很嚴重,東方浩然心里很后悔,但這究其根源可不是自己的鍋,是西門翻覆的惡趣味發作,趕緊干正事要緊……

    “破壞?能夠成功這一次就已經很僥幸,絕無再成功的可能了。”

    云揚嘆了口氣:“經過這一次,鳳皇狂怒之下,針對水道的戒備勢必會再度加強,咱們貪勝不知輸的再過去,以我們現在的綜合實力,說是自找苦吃都是好的,直接就是自尋死路,作法自斃!”

    “那怎么辦,難道再無動作了,剛才那一下子雖然大大延緩了滅世策的進度,但遠遠談不到保險哪!”

    “肯定要有其他的動作,但現在唯一要做的只有……等待機會,全盤放棄水面的破壞……”云揚眼中有一絲壞笑呈現:“看看海底那邊,有沒有什么機會可以出手……”

    東方浩然聞言顯出幾分遲疑:“這陸上作戰好說,雖然身在妖族地盤,尤能盡展實力,但要是去到水下,尤其海底較深處,我等實力難以發揮不出一成半成,真個開始戰斗,不過片刻就會陷入靈氣不足的惡劣狀況,到那時,連內呼吸都難以維持,勢必需要換氣,談何建功?!”

    “相關海底的動作全都交給我一個人就好,連靈犀靈秀都不用過去。”

    云揚道:“你們所有人都隱身在水面之上,若是發現有水底的火山在向著岸上移動,你們暫不急于動手,悄然盯上去就好。找機會,將海水倒灌入火山口……”

    “妙計!”

    眾人一起拍手叫好。

    的確,岸邊左近的山脈山峰,基本都被毀得差不多了,考慮滅世策的時限,海族有極大機會會將海底的火山挪上來,不僅是封堵缺口,還有進一步促成戰略計劃的意義。

    而云揚的算計,以海水倒灌火山,說不定能將火山直接滅掉。若是能夠成功,不但可能造成新的缺口出現,還能造成既定火山數目的減少。

    “我這段時間費盡心思不惜代價的不斷破壞岸邊山脈,更深層次的籌謀就是在等的這個時候。”云揚沉思著,道;“若是功成的話,雖然仍舊不能全面遏止那滅世策,但是……這海嘯的助攻,卻注定不如妖族既定規模!”

    東方浩然等默默點頭。

    的而且確。

    滅世策,縱使是天崩地裂,即便是血魂山崩塌,大家需要面對,仍舊不過戰斗。

    彼端已有無數的人族高手,正在嚴陣以待,不惜一戰。

    以人族高手的眾志成城,拼死力戰,妖族未必便勝。

    但若是滔滔海水大舉進入玄黃地界,那雙方的優劣之勢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屆時濁浪滔天,海族隱身在濁浪滾滾之中,助攻妖族的話……

    當真流到哪里,便在哪里安頓,端的防不勝防,絕難被發現。

    那才是玄黃人族的滅頂之災!

    “血魂山可崩!海水絕不能進!”

    云揚一字字道。

    “所以,海族這邊,必須要重點對待。”

    “好!明白!”

    ……

    接下來,東方浩然等人真正見識到了這位玄黃云尊全力以赴的能耐!

    先是呼風喚云,將天際云層盡數驅散,任海皇一族與龍族如何運作,仍舊無法阻止。

    滿目盡是碧空湛湛,萬里無云,所謂行云布雨,盡為畫餅。

    面對這情形,鳳皇氣得要吐血了。

    然后,海面上更涌現滔滔巨浪,卻是風相神通與水相神通的聯袂運轉,令到海面上大浪滔天。

    “云尊在海里!搜!”

    無數海族高手開始忙碌。

    而云揚在掀起了海面的風浪之后,眼看著風浪已經形成相當規模,至少在短時間內不會消除,即時轉為潛入了海底,再釀新的一波動作。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广西福彩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