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小說網 牧神記 彌羅的第四個故事 我就是彌羅

牧神記 彌羅的第四個故事 我就是彌羅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百度搜索【奇書小說網】www.posisr.live,移動版m.qibookw.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老師。”

    玄機又做起了那個古怪的夢,夢中那個身影繼續向他走來,呼喚著他。

    他看到的景象也越來越清晰,但始終看不清那人的面孔。

    他從夢中醒來,打個哈欠,他已經不再是從前那個懵懵懂懂的放羊小子了,對于這個夢,他有著多種猜測,不過那僅僅是當成茶余飯后的遐思,干擾不到他的思維。

    殺伐聲傳來,玄機洗了把臉,便向屋外走去。

    外面,長達數萬里的戰場映入他的眼簾,那是底層世界與上層世界的戰爭,已經持續了數百年。

    他燒死巫祖,滅掉數百大巫,已經是兩千年的事情了。

    在那之后,他便在世界樹的底層世界傳道,傳授道法神通,傳授鴻蒙道語和鴻蒙符文。

    如他所言,他并沒有老去,依舊保持著年輕,非但如此,他的妻子蘇蘇,甚至他的坐騎黃羊,也因為修煉了他所傳的道法神通而長生不老。

    底層世界的人們處在蒙昧之中,很少有人能夠聽得懂他的鴻蒙道語鴻蒙符文,于是蘇蘇和黃羊便將鴻蒙符文和鴻蒙道語簡化,更方便人們的理解。

    漸漸地,世界樹底層一個個諸天中多出了第一批神通者,甚至多出了第一批長生不死者。

    開始的時候,人們畏懼大巫,畏懼上層世界的統治者,因此稱他們這些掌握了巫的力量的凡人為不老賊。

    后來底層世界與上層世界的戰爭爆發,神通者展現出力敵巫的手段和神通,并且不斷取得勝利,人們才改變不老賊這種帶有污蔑性的稱呼,稱呼他們為神通者。

    甚至,人們稱呼那些長生不死者為新神。

    新神。

    玄機聽到人們稱呼他們為神的時候,不禁皺眉。

    他的目的是為了讓人們參悟道,擁有力量,推翻壓迫他們的上層世界的神權和神力,最終的目的,是推翻上層世界的神。

    而這個過程中,他們竟然漸漸的成為了人們心中的神!

    這未免太可笑了。

    悟道者,并不是神啊。

    他們是努力成為道的人才對!

    不過,蘇蘇顯然對人心和人性更加了解,阻止了丈夫較真的沖動,對他說道:“與上層世界的決戰在即,這個時候的世人需要有信仰,有信心。他們既然說我們是神,那么我們便是神。等到戰爭結束,再告訴他們真相便是。”

    玄機沒有繼續執著下去。

    但他很快發現,即便是自己的愛人蘇蘇,也迷失在成為新神的權力和欲望之中,漸漸地,這個女孩已經把自己當成取代舊神的新神了。

    他覺得自己的愛人有些陌生了。

    這些年來,對上層世界的戰爭一直很順利,底層世界的神通者和新神越來越多,與巫的戰爭規模也越來越大。

    他們攻克了一個個諸天世界,將那些統治者底層世界的巫族打垮。

    玄機看到原本高高在上的上層世界的人們被抓了起來,當成奴隸,被神通者們押解,前去修建一個個新的神殿。

    玄機自己被當成了新神的老祖宗,有著規模宏大的神殿。

    他行走在上層世界中,放眼看去,一個個上層世界毀滅,華麗的建筑崩塌,上層世界的巫族的藝術和財富,被毀在一場場戰火之中。

    巫族變成了新的底層世界的奴隸,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朝不保夕,這不禁讓玄機有些茫然。

    現在他們做的事情,就像是一場古怪的輪回。

    他來到世界邊緣,向下看去,又看到了彌羅。

    這兩千年來,祖神彌羅還是坐在那里,坐在世界樹下,一動不動。

    這些年來,已經沒有人修建彌羅宮了。

    這座前所未有規模的宮殿,就此停止,人們不再供奉這位祖神,人們陷入了爭權奪利之中。

    彌羅宮中也早就沒有了神女,沒有了巫師,也沒有了奴隸。

    “有時間要去那里看看。”

    玄機心中暗道:“我們即將攻到世界樹的頂端,那里是眾神所居之地,現在戰場還離不開我。”

    彌羅宮是禍亂的源頭,倘若沒有巫師進貢給彌羅神女,玄機便不會強搶蘇蘇,便不會與巫師發生沖突,便不會發現“道”,也就沒有了現在的事情。

    然而,當年禍亂的源頭,現在恐怕是唯一的清靜之地了。

    終于,這場底層世界與上層世界的戰爭,到了最關鍵的時期。

    底層世界的神通者和新神,攻克了巫祖、大巫最后的雄關,終于來到了世界樹最頂層,眾神所居之地。

    “鏟除舊神!”

    新神們斗志昂揚,率領底層世界的神通者,氣勢洶洶殺入頂層世界。

    他們將會在這一戰之中,推翻古神,成為新的統治者!

    玄機作為他們的領袖和老師,也加入到這場戰爭之中,古神之中有許多異常強大的存在,其中有四尊古神,與彌羅齊名,是極為難纏的對手。

    彌羅是太易,而這四尊古神則分別是太初、太始、太素和太極。

    他們與彌羅一起,被尊為五大祖神。他們的實力,未必比彌羅遜色。

    在這兩千年的歷史,玄機已經與他們交過手,深知他們的厲害。

    不過那是從前。

    而今的玄機,已經有了十足的把握戰勝這四尊古神。

    他越過戰場,穿過諸神的戰陣,直接來到那四尊古神面前。

    當他的三十六重天道境展開,大羅天浮現,道樹上道果綻放出光芒的那一刻,結果便已經注定。

    四位祖神級別的古神根本不曾見過道樹,也不曾見過大羅天和道果。四大祖神聯手,也不能與他抗衡。

    這一戰,玄機勝得干脆利索。

    他并未斬殺四大祖神,只是將四大祖神放逐了。

    他蕭索的看著世界樹頂層的戰斗,新神們興奮得大叫,正在屠殺舊神,自己的妻子蘇蘇也在其中,這讓他更加失落。

    他悄然離開戰場,沒有告訴任何人。

    待他來到世界樹下的時候,一個大腹便便的老人笑瞇瞇的看著他,遠遠沖他招呼。

    玄機頷首示意:“無涯道兄。”

    “不敢當呢!”那老者紅光滿面。

    玄機落寞前行,不知不覺間來到廢棄的彌羅宮,臨走之前,他想來見一見這位祖神。

    彌羅宮經歷過幾次戰火,宮殿被燒焦,然而彌羅還是坐在宮中始終不曾動彈過。

    “這個彌羅雖然還有氣息,但是魂沒了。”

    無涯老人便是世界樹中誕生的靈性,玄機常年在世界樹下悟道,不知不覺間,世界樹也漸漸誕生了靈智。

    待玄機成道之時,無涯老人也因此而誕生了。

    “你猜彌羅的魂哪里去了?”

    無涯老人興奮的看著他,眼睛炯炯有神。

    玄機仰望肉身無邊廣大的彌羅,聞言回頭看他一眼。

    無涯老人笑道:“彌羅就是太易,你曾經對我說,道千變萬化,易也是道。那么,你說有沒有可能,彌羅的魂轉世了,在幾千年前變成了一個少年?”

    玄機沒有說話,徑自走向彌羅宮的最深處。

    無涯老人跟著他,喋喋不休道:“你說有沒有可能,那個少年天生才智過人,天生近道,他一下子便領悟出道的本質,悟透鴻蒙?他奪了彌羅的神女,其實是奪了自己的女人。”

    玄機一言不發,來到彌羅宮的正殿,正殿有象征著祖神彌羅的寶座。

    “……他把自己參悟出的道,傳授世人,推翻古神,推翻巫族,其實是推翻了他自己的統治。你說這有不有趣?”無涯老人興奮的說道。

    玄機在祖神彌羅的寶座上坐了下來。

    “這個故事怎么樣?”

    無涯老人快步來到他的身邊,笑道:“他做完這一切,是否便應該變回彌羅了?”

    “這個故事不怎么樣。”

    玄機面色淡然,眼中閃爍著智慧的光芒:“他已經比彌羅更加強大,他不會變成彌羅。”

    無涯老人直勾勾的看著他,過了良久,突然道:“那么,他是否是彌羅的轉世?”

    玄機微微一笑,沒有說話,而是仰頭看著祖神彌羅巨大無朋的身軀。

    祖神危坐,閉著眼睛。

    玄機收回目光,目光黯淡下來。

    這座大殿中曾經有著萬千神女,只是他愛著的那個女子,只怕是永遠不會回來了。

    幾日后,玄機決定離開了。

    這時,殿外傳來咩咩的羊叫聲,少年微微一怔,看向正殿的門前,只見一只大黃羊馱著一位大紅衣袍的新娘正在向他走來。

    玄機站起身來,羊背上的新娘自己掀開了蓋頭,偷偷瞥他一眼,噗嗤笑道:“放羊的,我是神的女人,你要和神的女人困覺嗎?”

    玄機怔怔的站在那里,臉上露出了笑容。

    他的心中有一種得道、成道的喜悅。

    他愛著的那個女人,放下了神的權力和欲望,選擇了與他在一起。

    ————彌羅的六個故事,是牧神記的番外,前不久讀者投票,彌羅的番外呼聲最高,因此宅豬寫了彌羅的六個故事,共有六篇。六篇故事都不會收費。這是第四篇。第五篇已經在公眾號上放出,搜索宅豬,就可以看到。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广西福彩开奖公告